第二十一章 看到的是死人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女神经兮兮字数:3470更新时间:21/08/06 23:03:09
    修真管理部信息处理小组心里很苦, 但是却无法说出来。

    天一亮媒体就开始炒作什么海盗遇鬼船,海盗船失灵,自动送上门被军舰抓个正着。这些媒体营销号说得信誓旦旦, 文笔生动, 气氛渲染到位, 硬生生编造出一个刺激、灵异、因果到头终有报的故事。

    有好事的记者提出要去采访被抓住的海盗, 被警察拒绝以后,就编造得更加离奇了, 说这些海盗已经被鬼吓得神志不清, 所以才无法接受记者的采访。

    尽管很多网友都觉得这些报道不靠谱,但是上班或者学习无聊的时候,有些悬疑刺激的新闻故事来看一看, 还是很能提高大家兴致的。

    有网友甲道:海上的鬼可真守法,没有吓死这些海盗,也没有吃掉他们, 反而让他们碰上军舰,这不是有困难找军人吗?

    网友乙回复道:鬼也是人变的,也许这个鬼生前就是遵纪守法的人呢?

    网友们的脑洞向来又萌又大, 讨论得多了,竟然还有人真情实意的萌上了这个传说中的鬼,给他画了可爱的萌图, 编出又暖又萌的故事。也许他是百年前战败后死在海上的士兵, 尽管灵魂飘荡在海面, 也想要守护着海上的人民。也许他是一位勇士, 生前见义勇为,死后亦不忘本心。

    故事,不在于真不真实,在于它能不能感动一个人。

    信息小组的员工看完几百年前军人化英魂,在海上守护旅人的故事,感动得红了眼睛,偷偷摸摸把这个故事转到了修真论坛,注明原作者后,又给这个作者漫画下打赏了一笔钱。

    “为什么这些网友这么会编故事?”员工揉了揉发红的眼睛,转头连线相关部门,去查事情的经过。

    得到的答案让他有些意外 ,他以为这是普通的航船失灵,没想到竟然真的有海盗闹着见鬼,而且据说海盗船被拖回海岸后,由专业人士检查过,所有仪器都很正常。

    难道真是遇到超科学现象了?

    虽然心里很怀疑,但是小组的工作人员对这种舆论处理十分熟练。先是让一个在网上很有人气的科普账号,编写几个历史上有名的闹鬼事件,最后又张贴出事实真相,进行一次科学宣传。

    随后又挑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账号出来,说海盗船出了问题,又受洋流影响,才飘到了军舰前面。至于海盗为什么闹着见鬼,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他们在海上漂流太久,吃了变质的食物,导致他们产生了幻觉。二是他们想装疯卖傻,企图逃开法律的制裁。

    随后再科普了一下这个海盗船的恶名,曾经抢了什么货船,杀了那些无辜的水手。网友们被这些海盗丧心病狂的行为惊呆了,气得直骂他们没有人性,闹鬼事件都忘在了脑后。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用科学解释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创造条件,让它变得科学起来。

    “对了,这两天好像没看到老大上班。”处理完网上的舆论事件,信息组员工甲道,“以往出了这种事,老大怎么也会亲自过来看看处理得怎么样了,这两天人影都没见着。”

    员工乙摇头:“好像是受了伤,最近两天很多事,都是几个队长跟符哥一起处理的。”

    “哎,我跟你说个事,你千万别说出去。”同事甲凑近同事乙,小声道,“你有没有觉得,符哥在咱们部门上层的威望特别高?”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符哥对高层好几个都有救命之恩。”同事乙往四周看看,压低嗓子,“中元节那天晚上的视频,符哥的本事,咱们部门除了老大,恐怕还没人能跟他一战。”

    “你们两个凑在一块说什么呢?”张柯走进办公室,拿着文件夹在他们头上敲了一下,“好好工作,不要八卦。”

    两人尴尬一笑,看来他们的话被张哥听到了,张哥的听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你们两个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听到你们两个说的话?”张柯把文件夹递给他们俩,“修为高的人,目千里,耳八方也不是什么问题,你们觉得这些话,符哥有没有可能听见?”

    “张哥,我们只是有点好奇,没有别的意思。”同事甲有些紧张地往四周看了看,就怕符离突然出现,“符哥修为这么高,大家难免有点好奇嘛。”

    “老人有言,好奇心害死猫。”张柯张开手臂,一左一右趴在两人肩头,“还有句话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懂不懂?”

    两人连连点头,就算不懂,也必须要懂。

    “好了,你们有修行上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向符哥讨教。”张柯停止了调笑,“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多说了,这份文件是最新下发的网络安全操作守则,你们好好看一下吧。”

    见张柯并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两人松了口气,再看那厚厚的安全操作守则时,竟有几分甘之如饴的病态心理。

    张柯满意的走出办公室,这些小子不吓一吓还不知道好歹。不过符哥哪会无聊到听他们说了啥,这两天他不知闯了什么祸,不仅工资被扣得差不多,还要办公室跟老大的别墅两头跑。

    想什么来什么,刚走到旋转楼梯上,张柯就看到符离正招手让果树歪下头,好摘树顶长得最好的果子。这棵树也不知道栽在里面多少年了,虽然没有化形,但也有了些许灵智,平时谁要是去摘果子,都要被他身上的藤蔓抽,没想到符哥竟然能哄得它自己低头。

    红艳艳的果子看起来十分有诱惑力,等符离过来后,张柯就厚着脸皮向符离讨,没想到竟然被拒绝了。

    向来慷慨大方的符哥,竟然连一颗果子都不愿给了,难道是跟老大在一起待得太久,变抠门了?

    “这些果子我带回去给庄卿吃,你如果喜欢,我明天多摘几个分你。”符离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下班时间快到了,我先走了。”

    “符哥、符哥。”张柯连忙抓住符离手臂,“你先别走,我有件事想要问你。”

    “什么?”符离掏出手机又看了一眼。

    “过几天是我宗门主的一百五十岁大寿,他老人家一直十分仰慕你,不知你可不可以赏脸去吃顿便饭?”张柯也想趁着这次机会,让符离在修真界打开人脉圈。现在这个社会,朋友多了路好走,光跟着老大混,只会变成国内版的葛朗台。

    “行。”符离一口答应下来,张柯趁机把邀请函塞到他手里。

    公交车到不了庄卿别墅,符离只能在路口下车,走过一条街道,才能进小区大门。小区的门卫看到他,露出一个笑:“符先生,您来了。”

    “下午好。”符离对门卫友好一笑,走了两步,他回头看了眼门卫岗,随意跺了跺脚,朝庄卿的别墅走去。

    高级别墅里的物业态度格外好,物业管理员见人三分笑,这个态度,让业主们每个月心甘情愿的给出比其他小区高很多的物业费。

    听到敲门声,庄卿快步走到门口,拉开门后面无表情道:“你怎么又来了?”

    “前天晚上钓的鱼,不是还没吃完?”符离把水果掏出来放到茶几上的果盘里,“我看部门里的果子长得很好,可惜没有人吃。”

    “你究竟是来探望病人,还是来蹭饭的?”庄卿说到这个就来气,昨天中午符离说是要做饭,差点没把厨房烧掉,害得别墅里的消防警报一直叫,引来了一堆物业。

    “不要说得那么严肃。”符离削着水果,“世界上哪有十全十美的妖,我就是厨艺方面差了点……”

    “只有厨艺差了点?”庄卿抢走他手里削好的水果,拿到自己嘴边咬一口,哼了一声往厨房走去。也不知道他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累死累活管理这么一个烂摊子,好不容易来了个能打的,也不省心。

    活了四千多年,饭不会做,字写不好,花钱大手大脚,简直没几样优点!

    熟练的杀鱼破腹去鳞甲,庄卿面无表情地往锅里倒热油,说什么照顾他,最后鱼虾比他吃得多,玩个俄罗斯方块也能大呼小叫,这四千多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炸好鱼块,他板着脸把鱼块放到符离面前:“先吃着垫肚子。”

    回到厨房,庄卿皱起了眉,难道他五行缺贱,为什么饭没做好,还要先给他炸鱼块?

    有病吗

    红烧鱼、清蒸鱼、酸菜鱼、剁椒鱼头。

    桌上摆满了鱼,符离很自觉的进厨房盛饭,拿筷子。餐具都摆好以后,符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从身上掏出三个玉瓶,“这个给你。”

    三个瓶子在桌上摆得整整齐齐,庄卿垂下眼睑:“你怎么又弄这个回来了,不是跟你说了,我不需要喝这个?”

    “这个不能断。”符离把瓶子往庄卿面前推了推,“现在人类对自然开发的力度太大,灵髓质量不如以前,只能委屈你喝这些了。”

    庄卿看着面前的灵髓,努力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符离看了他一眼,指着正中间的红烧鱼:“这条鱼好肥,我什么时候钓了这么一条鱼?”

    “自然是我钓起来的。”庄卿面无表情道,“吃饭不要说话。”

    符离很给庄卿面子,把这盘红烧鱼吃掉大半,又开始念叨起来:“你这么优秀,等最后一次蜕变完成,肯定有很多雌性向你求偶。”

    “大业未成,求什么偶?”庄卿拿眼角看符离,“还是你有了这个心思?”

    “我看缘月酒店那个小姑娘,还有那个傅司都挺不错。”庄卿放下筷子,“现在修真界又不反对人妖相恋,你可以去找他们。”

    “不合适。”符离摇头,“人类寿命不过短短百年,对他对我而言,都不是良配。”

    “照你的意思,如果他们寿命合适,你就会与他们在一起?”庄卿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吃完饭就去洗碗。”

    “我这是在跟你讲道理,不是要跟他们在一起。”符离起身收拾桌子,“算了,跟你这种未成年说不通。”

    庄卿冷着一张脸没有理他。

    “更何况那个傅司跟我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被阴谋连累,我把蜃泡从他脑子里取出来,从此以后,我跟他与陌生人无异。”符离把脏碗抱进厨房,低头洗了起来。

    庄卿抬头望向厨房,只看到符离低着头,系着围裙的背影。听着符离哼着不知名的歌曲,庄卿走到书房翻出几本古籍,里面有人间界与修真界对上古的记载。

    实际上他早把这些书看过无数遍,里面哪一种妖兽的描述,符合符离本身的特点。人类神话界,流传最广的《山海经》,里面的内容虚虚实实,有真有假,但同样没有哪一种传说的妖像符离。

    随意翻开一页,上面是抽象得有些扭曲的图片,庄卿自嘲一笑。这本书上记载的内容,无不是几千年前存在的东西,符离不过四千余岁,而且这些年都待在深山中,怎么可能有人类记载与他有关的资料。

    翻开一本泛黄的线订古本,里面记载了很多有趣的民间野话,这些大都是民间杜撰,并没有什么文化价值,所以除了他手里有这些,在人间界早已经失传。

    摊开的这一页,记载了一个十分无趣的故事。

    新朝年间,有医者遇一兔,负人而至,口吐人言,医者大惊。复醒,真也梦也?

    新朝……大约在公元十年左右,这个短暂的王朝在历史上不过昙花一现,有关这个朝代的记载少之又少,有怎么可能有这些鬼怪故事流传下来。

    什么农夫遇妖、书生遇艳鬼,早已经毫无新意的故事,大多不过是酸书生杜撰出来,幻想能有一场艳遇而已。

    “庄卿。”符离站在门边敲了敲,“早点休息,不要忘记喝灵髓,我先回去了。”

    “等。”庄卿拿出手机,“你变成原型。”

    “哈?”符离愣了愣,“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觉得自己是一只神奇的兔子?”庄卿道,“我拍下照片后,慢慢查。”

    符离别别扭扭的变回原型,庄卿拿着手机在各个角度拍了一遍,把兔子拎到桌上放好:“你如果一直维持兔形,今晚我的客厅沙发可以借给你睡。”

    “还是算了。”符离跳下桌子,变成人形道:“我还是比较喜欢睡床。”

    嘭。

    符离看着在自己身后无情关上的门,耷拉下肩膀,叹气道:“叛逆期的妖,真是麻烦。”

    庄卿站在窗户后面,看着符离慢慢往小区外走去,伸手拉上了窗帘。

    走到小区门口,符离发现门口围了不少人,连警察都赶到了现场。

    “醉驾开车的这些人渣,真是害人害己。”彭航拍好现场照片,低头看着面前的站岗台,如果不是这个站岗台拦了一下,醉驾司机就会开着车撞进门卫亭。

    像这种豪华别墅区,每个门口至少有四个门卫值班,车要是直愣愣撞上去,那就有可能是几条人命。

    法证在现场取证拍照,对彭航道:“彭队,从现场的车胎痕迹来看,司机并没有刹车的行为。”

    “王八蛋!”彭航低骂了一句,“要死就自己去死,不要祸害别人。”

    “彭队你小声些,周围还有围观群众呢。”法证小声道,“好歹你忍回局里再骂。”

    彭航深吸两口气:“受伤的小区居民伤势如何?”

    “听救护车上的人说,受害人运气好,在车撞过来前,莫名其妙摔了一跤,刚好了避开了车辆撞过来的路线,只是背上有拖伤,并不严重。”

    “那就好。”旁边是交通局的同事在取证,醉驾司机已经送往了医院,彭航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寸长的头发,转头在人群中发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他忙挤开人群,叫住符离:“符先生,你住这儿?”

    几个月前还在工地搬砖的民工,这么快就住进高级别墅了?这是中了二十注大□□特等奖吧?

    “彭警官。”符离笑着跟彭航打招呼,“我住在公司员工宿舍,这里是公司老板住的地方。”

    到新公司没多久,都能到老板私人住所拜访了,看来这个符离很受上司看重。彭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住符离,现在面对符离一脸的笑,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刚才这里出了点事,符先生夜里行路,要注意安全。”

    “谢谢。”符离点头,“我会记得的。”

    万一撞坏了别人的车,他赔不起。

    等终于忙完现场,彭航往车里一躺,恨不得马上就睡过去。他已经连续加班三十多个小时了。忽然,他猛地从椅子上坐直身体,把旁边坐着的同事吓了一跳。

    “彭队,你这是怎么了?”

    “你们看到某个地方忽然围了很多人,还有警察在现场,会不会好奇的看两眼?”

    “人活着就会有好奇心,就算不会跑过去凑热闹,怎么也会多看两眼吧。”

    对,这才是大多数人的正常反应,就算不去凑热闹,也会不自觉的多看一两眼。他终于觉得哪里不对劲了,那就是符离从头到尾对车祸现场都没有任何兴趣,跟他说话的时候,连多看一眼的举动都没有。

    那个符离的年轻人,似乎并没有这种好奇心。跳楼的女人、蟒蛇、房东、车祸……

    彭航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这个符离,好像有些邪门儿。

    话说的太满的人,往往很容易被打脸。

    符离头一天晚上还信誓旦旦地说,傅司只是被阴谋牵连的人,第二天外出勘查某高校闹鬼现场时,与傅司在楼梯口碰上了。

    傅司身边有一群校内领导陪伴,庄卿与符离身边,也有校长亲自带路。

    “庄总。”傅司与庄卿在商场上有来往,与庄卿友好地握手,随后他的目光落到了符离身上,神情有片刻恍惚:“这位是?”

    “我的助理。”庄卿抽回自己的手,表情十分冷淡,连符离的名字都没有介绍。

    “庄总的助理十分面善,我像是在哪儿跟他见过。”傅司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符离,“希望下次我们有机会合作。”

    符离接过名片:“可能我长得比较大众脸的缘故。”

    旁边其他人:……

    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有恃无恐,长得好看还说自己大众脸的男人,都是不要脸。

    “你真会说笑。”傅司眼神很温柔,当他凝神看着某个人时,总让人有种自己被爱着的错觉,这样的男人很讨女人喜欢,也很受男人的欢迎。

    “傅总请随意,我们还有事要办,就不奉陪了。”庄卿对傅司微微颔首,礼貌中带着几分高傲,然而以庄卿在商界的地位,能有如此态度,在别人眼里那就是知礼优雅。

    当人的地位不同,做出来的举动,在其他人眼里就有不同的解释。

    “请。”傅司往旁边让了一步,他转身目送着庄卿与符离走上楼梯,眼神一直落在符离身上。

    就在符离即将消失在拐角处时,停下脚步往下面看了一眼,刚好与傅司的眼神对上。

    傅司微微一愣,眼神中带着几分迷茫与陌生。

    “再见。”符离对傅司笑了笑,跟上了庄卿的脚步。

    傅司张了张嘴,想要回什么,忽然脑子晕眩了片刻,站稳身体后,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上班时间,不要走神。”庄卿站在天台门外,抬了抬下巴,“去开门。”

    校长拿出钥匙准备上前,被庄卿拦住。

    “你们不要动。”他抽走校长手里的钥匙,递给符离,“你去。”

    等符离接过钥匙,他又补了一句:“有事做不容易胡思乱想。”

    符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