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336教一教你以强凛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糖小兔字数:2154更新时间:21/08/06 23:01:00
    啪嗒啪嗒。

    水滴在地板上, 发出轻微的声响。符离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同事老罗的注意,他伸出被冻得僵硬的手, 开始三下又三下的敲门。

    嘭、嘭、嘭。

    声音机械又僵硬, 间隔的时间几乎完全相同。

    符离走到门口, 对老罗道:“你挡我路了。”

    老罗停下动作, 缓缓转头看符离,喃喃念叨:“拿人钱财, 与人消灾。拿人钱财, 与人消灾……”他一边念叨,一边伸手去抓符离的衣角。

    符离往旁边偏了偏上半身,避过老罗伸过来的手.

    “小符, 你怎么去这么久?”章山打开门,看到老罗也在,开玩笑道, “老罗,你今天晚上去哪儿风流了,全身都湿了?”

    听到章山的声音, 老罗转身看向章山,露出一个笑:“我特意来找你。”

    “找我做……”章山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符离推进屋子, 他没有防备, 差点跌了个跟斗。

    哐!

    他抬头就看到符离挤进屋子, 狠狠拉上房门, 老罗的手夹在门缝里,发出痛苦的嘶吼声。章山被这一幕吓得忘了说话,半天才道:“小符,你、你是不是中邪了?”

    这话刚说完,他就看到老罗的手,掉了!

    “手、手、手!”章山指着掉在地上的手臂,叫出了公鸭嗓,“手掉了啊啊啊!”

    “哥们,别激动。”绿毛妖拍了拍章山的肩膀,在他额头上一点,“你在做梦呢。”

    “做梦?”章山怔怔地走到休息椅上坐好,趴着睡了过去。

    “人心莫测。”绿毛妖见符离一脚踩在断手上,手瞬间灰飞烟灭,摇头感慨道,“没想到外面的人竟然挑中了这位哥们当替死鬼。不过这哥们胆子挺大的,装有替死符的红包也敢捡。”

    “他没有捡。”符离跺了跺脚,“红包被我捡了。”

    绿毛妖:……

    他们妖族的日子不好过呀,这点钱都舍不得浪费。

    “那现在该怎么办?”绿毛妖不解,“为什么外面那个怨鬼,咬定了是这个哥们捡的红包,难道在他生前,已经选定了这哥们当替死鬼?”

    “或许是生辰刚好合适。”符离想起那天捡到红包的地方,是章山巡逻必经之地。或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老罗还在章山必会经过的地方,扔过这种红包。

    知道自己有可能要死,所以就找替死的人,是因为人类本性里惧怕死亡吗?章山的寿命,在人类中算是长寿的,让这样的人替死,是要还债的,这些人类难道不懂这个道理?

    符离想,他可能永远都弄不明白人类的想法。他转头看了眼英绿:“把章山看好,我去把外面的怨鬼处理了。”

    “好的,大哥。”英绿很听话的站在了章山身旁。

    还是妖修简单易懂,好交流。符离拉开门,走了出去。而被他压断手臂的老罗,站在走廊上瞪着门,身上流下的水汇成一条小溪流,差点流进门里。

    “人鬼有别,你该走了。”符离的脚踩在水流上,水流顿时化作水雾消失,老罗的身体透明了不少。

    “我不能死!”老罗眼中流出血泪,“我还有老婆孩子,还有双亲要奉养,我死了他们怎么办。”

    “章山也有家人,你又凭什么要他替你去死。”符离神情冷漠,“生死有命,一刻钟后,会有地府阴差来接你,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

    “你懂什么!”老罗神情狰狞,露出了脸上深可见骨的伤口,“你这种无父无母,连女人都没有一个的黄毛小子,知道什么叫牵绊?知道什么叫感情?只要能让我陪着他们,我什么都愿意做!”

    “我是不太明白这种感情,但不管你有万千原因,都不是掠夺他人的理由。”符离语气平静,“别人的东西,就是别人的,抢他们的东西,就是错。”

    “欠人金钱,讨债天经地义,他欠了我,现在该还了。”老罗身上阴煞重重,“你让开!”

    “你说的金钱,该不会就是那十块钱的红包吧?”符离叹口气,“十块钱就想买别人一条命,想得也太美,做得也太不要脸了。抠门成这样,还想别人替你去死,你觉得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我不管,他捡了钱就是欠了我。”老罗已经不是人,性格变得偏执,在现在的他眼里,符离就是阻碍他的人。至于为何符离敢拦下他,还知道替死这种事,鬼脑子已经想不到这些了。

    “可捡红包的不是他,你那十块钱,被我花掉了。”符离在门上下了一道禁制,就算老罗撞门撞得魂飞魄散,也没法进去,“不如你向我要寿命?”

    老罗双目赤红,直直朝符离冲过去:“那你替我去死。”

    符离伸手拦在老罗面前,老罗全身仿佛被冻住吧,无法动弹半分。符离歪了歪头,看着样子十分可怖的老罗,黑白分明的双眼清澈可见底,他的眼中没有愤怒,亦没有喜恶,“犯了错的魂体,应该受到惩罚。”

    叮。

    叮。

    符离眨了眨眼,扭头看向走廊尽头,栎胥的身影渐渐出现。

    栎胥看到被符离以掌制住头部的怨鬼,朝符离行了一个修真界晚辈礼:“符先生。”

    “你是来渡魂的?”符离松开手,栎胥手中的锁魄链仿佛有生命般,把老罗捆缚起来,老罗怎么挣扎都没用,锁魄链深深嵌入他身体里,把他身体扭成一个怪异的形状。

    “多谢符先生帮我把这个怨鬼抓住。”栎胥拉了拉锁魄链,向符离道谢。

    “举手之劳而已。”符离好奇的问,“怎么今天又是你来渡魂?”

    “可能这就是缘分?”栎胥笑了笑,习惯性的想摸衣兜点一支烟,想起符离没有抽烟的习惯,又把手收了回来,“没想到符先生还在这里上班。”

    谁能想到,活了这么多年的妖修,竟会沦落到来人类社会做保安。

    “我有个问题想要向你请教。”

    被符离这双晴明好看的眼睛盯着,栎胥下意识里不敢拒绝对方的要求:“请讲。”

    “你可知道一千九百年前,雾影山的那些妖修可曾转生了?”

    “符先生,您应该知道,地府并不能掌管妖修的生老病死。”栎胥歉然道,“万物生灵化形为妖,在于天时地利人和。若是身死道消,能否转生也在于此。”

    符离沉默下来,他自然听白猿讲过这些事,只是突然想起,便多嘴问一句罢了。他点头笑了笑:“我知道了,多谢告知。”

    栎胥犹豫片刻,离去前还是把一千九百二十年前听到的传言告诉了符离:“我当年听说,贵山的小妖可能已经葬身于龙腹,所以……”

    如今青龙族称大,就连他们地府也要礼让三分,符离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

    当年有关那座山头妖修的惨状,在修真界传得有声有色,从那以后,妖修们对青龙族更是敬畏无比。只可惜那些良善的小妖,却因青龙族一时任性,便丢了性命。

    栎胥离开以后,符离打开门回到了休息室,英绿拿起手机道:“大哥,外面雨小了,我还要去送单。”

    “好。”符离点头,“路上小心。”

    英绿点头,小跑着离开了。英绿走后没多久,章山醒过来揉着脑袋,“小符,我怎么睡着了?”

    “可能是太困了?”章山见桌上的快餐盒已经被符离收了起来,起身对符离道,“那你休息一会儿,我去巡逻。”

    “不用去了,我刚刚去看了一次。”符离扯了几张卫生纸把桌上的油渍擦干净。

    “小符,你可真够朋友。”章山伸手揽过符离的肩膀,甩了甩脑袋,“对了,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到老罗来找我借钱,我在兜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钱,就没借给他。”

    说完,他肩膀有气无力地耷拉下来,“就算在梦里,我也是个穷狗,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虐心虐身。”

    符离拍了拍他的脑袋,在人类世界里,太穷确实很惨。

    “小符,我觉得你好像是在拍狗?”

    “你不是说自己是穷狗?”

    “……”

    第二天早上,符离跟章山准备下班,走到前台时,几个保安跟前台妹子围在一块儿,好像在说着什么事,表情有些凝重。

    “一大早你们就开始八卦?”章山打了个哈欠,“小心等会儿客人过来看到你们这个样子,投诉你们。”

    “你还不知道呢?”李石拉了拉章山,让他少说两句,“老罗出事了。”

    “老罗?”章山不解,“他昨晚旷工,一整晚就是我跟小符在负责我们组的那几层,他生病了?”

    李石压低嗓子道:“他死了。”

    “死了?”章山脑子里模模糊糊浮现某种画面,可是当符离走到他身边时,这个画面又消失了。他揉着脑袋想,可能是因为昨晚梦到老罗借钱的缘故。

    “嗯,听说是昨天中午掉进水里淹死的。昨天晚上大半夜才找到尸首,现在他的家人正跪在酒店外面闹呢。”

    “他昨天又不上班,他家里人来找酒店闹什么?”

    李石耸了耸肩,一脸无奈。

    符离走出酒店大门时,就见外面跪着两个老人,两个披着孝帕小孩,还有一个捂着脸嚎哭的女人,两个小孩表情有些仓皇无措,捧着父亲遗照的他们,在路人的目光以及无数手机拍摄下,像是无依无靠的浮萍,无助而又可怜。

    等在外面的记者见有酒店的员工出来,忙围了上去:“你好,请问你是酒店的员工吗?能不能说一说你对罗先生在上班途中意外身亡一事怎么看?”

    符离眨了眨眼,就在大家以为他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他突然拔腿就跑,记者都没反应过来。

    摄像师这才发现,摄像机出了点问题,刚才那一幕根本就没拍下来。两人无奈对望一眼,只能找下一个采访对象。

    第二天符离去上班时,老罗的家人已经离开,他听说酒店赔了罗家八十万。尽管自称来上班的老罗,大中午的出门根本不是为了上班。

    符离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不懂人类社会的人情关系。

    中午的时候,他遇到了很少在酒店露面的大老板王翰。王翰对他很客气,把他叫进办公室后,笑容满面问道:“道友,听说你去参加管理处招新考试了?”

    符离点头。

    王翰笑容更加温柔:“考试结果怎么样?”

    “武试第一。”

    王翰看符离的眼神,就像在看绝世珍宝:“道友,修为高深啊!”

    “放在现在来说,好像确实还算不错?”符离回想了一下近三年遇到的妖修,诚实的点头,“全靠道友们衬托。”

    王翰:……

    这算是自谦吗?

    “好!”王翰激动道,“若是道友被成功录取,我一定代表酒店与我的宗门赠送你大红包,以恭祝道友录取之大喜!”他们挽月门还没人考上过管理处,符离虽然不是他们挽月门的人,但怎么也算是他的员工,七牵八扯,也算是有了些许关系。

    这个时代,谁会嫌自己人脉多?

    为了跟妖修们拉上关系,他们门派里的长老,天天厚着脸皮去妖盟搓麻将,每个月输出去不少钱。这次老师开个后门,塞个妖修进来工作,他还以为是没什么修为的小妖,哪知道人家竟然这么牛逼。

    王翰有种被馅饼砸中的狂喜感。他们挽月门上下修行一般,也不会炼丹炼器,但他们会赚钱花钱,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那就不叫事。

    修真管理部门内部,妖修与人修为了讨论录取哪些人,差点捞出法宝挽袖子开干了,不过现在的他们很克制,因为庄卿还坐在上首。

    妖修处觉得应该录取符离跟青霄派的魏仓,因为这两个修为最高。

    人修处觉得两个名额不能全都给妖修,应该录取符离、仲泽或是清须道长。

    “我们管理处最缺什么,最缺的就是打手,录取符离与魏仓不是刚好合适?”林归道,“再说了,我们这是按成绩说话,妖修与人修身份平等,这个时候还分什么是人是妖,我们管理处的宗旨是什么,是人修妖修互帮互助,互相平等。”

    “林归说得对,万物平等嘛。”黄灿笑眯眯地接话。

    “你今天中午啃鸡腿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徐媛反问,“鸡跟你都是平等的,你凭什么吃他?”

    中午啃了两只鸡的黄灿,默默地闭上了嘴。

    人修这边不知谁小声嘀咕道:“要按成绩来,符离文试成绩是五个修真者里最差的,干脆就录取青霄派的魏仓跟田园派的仲泽好了。”

    此言一出,谁与争锋,屋里所有修真者都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这位人修,放着一个武能挥拳揍酸与、朱厌,文能讲解上古修炼方法的妖修不录取,他们脑子又没毛病。

    今年就算厚着脸皮再加一个录取名额,也绝对不能放过符离好吗?

    “我希望……”庄卿双手交叉相握放到桌上,“大家不要提一些不动脑子的意见。”

    提出不录取符离的人修:……

    在这一刻,他不仅站在了妖修的对立面,也站在了人修的对立面。他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不再受大家的死亡眼神扫视。

    “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小建议,”宁轩在一片寂静中开口了,“人类相关部门有编外人员这种政策,今年留下来的五个考生非常优秀,而且都很擅长战斗,不如我们学习一下人类的先进经验,招几个编外人员。”

    “比如那个酸与就可以当做编外人员。”坐在角落里的包御满脸忧愁,“他快把厨房里的饭菜吃光了,我们不能养这么一个大饭桶白吃白喝。”

    众修真者:……

    “大家觉得如何?”庄卿目光扫向众修真者,无人反对。

    “我会把大家的意见告诉上面,如果上面批准,就按照这个方法做。”庄卿站起身,忽然想到什么,对准备起身离席的众修真者道,“大家在符离面前的时候,客气些。”

    大家以为老大会霸气的说,这个妖修是我罩着的时候,庄卿就说了下面一句。

    “我怕你们惹怒他,挨揍的时候,我拦不住。”

    亲眼目睹了符离揍酸与画面的几位修真者,点头如捣蒜。

    不惹,坚决不惹。

    两天过后,录取结果张贴了出来。

    符离与青霄派魏仓作为正式员工被录取。

    另外还有田园派仲泽、临安观清须道长、黄喉妖黄陇、不知名妖宋语四名修真者作为编外人员,可以与管理处签订劳工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