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你的眼里还有这个皇后吗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言西早早字数:1095更新时间:21/08/06 22:22:11
    符离到了吃饭的地方, 发现张柯也在,两人给符离订了很多菜,煎炸炒煮炖, 满满的铺了一桌子。

    “前辈快请坐。”张柯站起身给符离倒饮料, “下午有武试, 所以我没有给你准备酒。这饮料是用水果鲜榨的, 味道很不错,您尝尝。”

    “多谢。”符离接过杯子喝了一口, 这果汁甘甜可口, 还带着一丝稀薄的灵气。

    “这是我们修真界内部特供餐厅,只接待修真界的客人。”张柯知道符离对修真界不太了解,便跟他说起一些修真界的门派, “经营这家餐厅的是田园派,他们这个门派最喜欢种植,什么花啊草啊菜的, 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种不出来的。前段时间他们门派的一个后辈,跑到非洲度假, 闲得无聊种了一大堆黄瓜出来,最后这事被记者发现,闹得上了新闻。”

    “种黄瓜也能上新闻?”符离有些不解, 这个国家的人类, 不就是以农业为主吗?

    “现在的人都闲呗, 跑到非洲种黄瓜, 也算是新鲜事了。”张柯不知道符离本体是什么,怕犯了他的忌讳,端起一盅牛肉汤,“前辈,你吃牛肉吗?”

    符离点头:“我没什么忌口的。”

    牛肉汤十分可口,一勺入胃,只有鲜香没有腥膻。符离见楚余不喝,便道:“你怎么不喝?”

    楚余摇头:“恩人有所不知,我因得道家缘法而化形,所以不食牛肉。”牛在道家的地位十分超然,所以修行道家一派的,都不食用牛肉。

    符离恍然,原来这是一条道家鱼,难怪气息纯净,还带着几分功德。

    吃完饭,符离在张柯、楚余的陪同下,休息了半小时才回到管理处。他在公告栏上,按照考号找到了自己应该去的考场。

    顶着生物公司名头的管理处看似占地不大,实则内有乾坤,考生们一进入阵法中,就发现里面列满了对阵台,只要走进对应的考场,就会被考场里的法阵自动传送到不同的对阵台上。

    符离第一个对手是顶着黄头发的猴子精,他刚出手,这只猴子就趴在了地上,他看了看自己的掌心,觉得自己有欺负小孩子的嫌疑。

    后来符离又打赢了孔雀妖、虎妖、熊妖、鸽子妖、鸡妖、不知名鸟类妖、驴妖等等,每一场他都赢得很轻松,这让符离开始怀疑这个时代妖修们的整体修为水平。

    他想起一句人类的民间谚语,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他现在的情况,就有可能是这只猴子。

    不是他太厉害,是现在的妖修实在太不争气。

    第十场比赛,符离的对手是一只朱鹮,他在新闻联播上看过,这种鸟是国家级珍稀保护动物,所以尽管这只朱鹮浑身长满了结实的肌肉,他还是只守不攻,怕把这只特级保护动物打坏了。

    朱鹮数击不中,气得把手中的流星锤往地上狠狠一砸,单手叉腰指着符离骂道:“格老子的,你究竟是啥子意思,耍老子玩?”

    符离想,看来这只朱鹮还在蜀地待过,可是新闻联播上没说蜀地适合朱鹮生活啊。

    “日你仙人板板,老子不整了。”朱鹮朝符离呸了一声,“瓜娃子,以后老子要是在外头遇到你,肯定把你弄痛。”

    符离:……

    国家特级保护动物脾气都这么暴躁?

    朱鹮气呼呼的认输退出,符离继续跟下一个挑战者比赛。按照比赛要求,只要在规定时间里面,赢上二十场比赛,就可以进入下一轮比试。

    “宁轩队长。”一位管理处成员拿了张4A纸进来,神情有些微妙,“刚才朱鹮妖举报对手,说对方在对阵的时候故意羞辱他。”

    朱鹮在修真界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据说早年他的种族差点被灭族,后来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被人类奉为了“国宝”,所以一下子就变得稀罕起来。作为修真界唯一的朱鹮妖,他直接给自己取名朱鹮,脾气十分暴躁。前些年有个妖怪得罪他,他故意躲到这个妖怪家里,然后给人类警察举报,说有人非法抓捕朱鹮。

    最后这个妖怪只能无奈的被警察带走,判了几年的监/禁,这会儿都还蹲在人类监狱中没出来。

    “竟然有人敢招惹他,”一旁的朝云脸上露出好奇,“我敬他是条汉子,谁这么不怕事?”

    “1356号考生。”成员小声道,“我听楚余队长说过,这位1356号考生是他的救命恩人。”

    “那就别理他,朱鹮这几年拿着国宝的牌子当令箭,做了不少惹妖厌的事情。让他们考生自己闹去,我们不管。”朝云喝了一口水,“就他那小肚鸡肠的脾气,早晚要吃亏。”

    小心眼、嫉妒心重、睚眦必报,这只朱鹮简直就是修真界的极品。

    同是国宝,朱鹮见熊猫比他受人类欢迎,就学着熊猫说蜀地话,好像这样就能高贵几分似的。他也不想想,熊猫受人类欢迎,难道就因为是蜀地腔?

    明明就是喜欢熊猫的胖!越胖的熊猫,人类就越喜欢,一个个稀罕得跟什么似的,连熊猫拉个粑粑跟嘘嘘,都要昧着良心说可爱,也不知道这些人类是什么毛病。

    符离连赢二十场,退出对战场的时候,见考场外挤着一堆修真者,他踮起脚看了一眼,认出人群中那个又闹又骂的妖怪,是刚才那只脾气不好的朱鹮,难道又有谁招惹了他?

    “哥们!”上午那只十分聒噪的绿毛妖从人群中挤出来,他热情地拍着符离肩膀,“你也是输太多场,所以干脆提前退出来的?”

    符离眨了眨眼,看着绿毛妖的头顶,上面好像少了一撮头发。

    “嗨!”绿毛妖注意到符离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才遇到只母鸡精,一开打就抓羽毛,简直太凶残了。”

    符离同情地看了他一眼,那还挺可怜的。

    “你也在看朱鹮的热闹?”绿毛鹦鹉妖见符离对朱鹮的热闹感兴趣,开始跟符离科普朱鹮这几年干的极品事,“你猜他这会儿闹什么?”

    “闹什么?”符离被绿毛妖的科普惊呆了,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妖怪这么不要脸还能活着。若是以前,早被大妖一巴掌拍死了吧?

    时代好了,这些妖怪也被惯坏了。

    “他跟人比试输了,非说人家羞辱他,在这里闹了快半个小时。”绿毛妖语气有些发酸,“都是鸟类,我的羽毛颜色比他鲜艳多了,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高鸟一等。被人类叫为国宝,就真以为自己是国宝了?人家真正的国宝熊猫,还没他那么作呢。”

    符离默然,朱鹮闹着要举报的考生,该不会是他吧?

    “你!”朱鹮突然冲出人群,抓住符离的衣襟,“就是你,你跟我去见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我要举报你。”

    朱鹮气得连蜀话都不说了,流利的普通话脱口而出。

    符离低头看着自己被紧紧拽住的衣襟,在妖界,这种行为叫主动挑衅。看着朱鹮的嘴巴呱唧呱唧念个不行,符离扭头想问绿毛妖,是不是所有鸟类妖都这么聒噪?

    然而当他转过头望过去时,绿毛妖早已经退回了人群,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模样。

    他明白了,原来现在的鸟妖不仅聒噪、修为低,还很会见风使舵。跟这些鸟妖一比,符离觉得他洞府门口那只麻雀妖,比他们靠谱多了,虽然它总是做一堆又丑又没用的东西出来。

    “你要不要松开我的衣襟再继续说话?”符离无奈叹气,“这套衣服是我新买的,带吊牌的。”这可是为了今天的考试,特意买的新衣服。

    “那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只守不攻,是不是瞧不起我,是不是故意嘲讽我?”朱鹮声音有些尖利,旁边有小妖受不了这种声音,捂住耳朵退后了好几米。

    “因为我怕我一出手,你身上的羽毛被我打掉了。”符离认真道,“按照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你是我国濒危野生动物,我不想犯法。”

    “别在老子面前吹牛皮,在妖界谈什么野生动物保护法,有本事你打给我看看,吹牛不上税,也不怕牛被你吹飞了!”

    朱鹮刚说完,就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拍了出去,躺在地上的时候,他还有些犯懵。

    几根头发从他脑袋上掉下来,飘落在地时,变成了乌红的羽毛。

    符离走到朱鹮面前,捡起掉落在地的朱羽,蹲下/身递到朱鹮眼前:“看,这不是打下来了?”

    把羽毛塞进朱鹮的手里,符离站起身,扯了扯胸前有些发皱的衣襟,摇头叹息道:“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傻的妖怪,主动要求其他妖打他。”

    朱鹮趴在地上,看着符离慢慢走远,半天也爬不起来。

    “我、我日你先人板板哦。”

    “哥们,哥们。”绿毛妖追上符离,“相逢即是有缘,这都快到晚饭时间了,我请你去吃火锅,正宗的香岛养生火锅,味道特别好。”

    符离看着墙上的电子显示屏摇头:“我不能去。”

    绿毛妖以为符离因为落榜失落,拍着他肩膀安慰道:“哥们,想开点,考不上管理处是正常,考上那是走了功德大运。再说了,你虽然没进管理处,但里面有跟你交好的大佬,在咱们妖界,说出去也算是有人脉的妖了。”

    所以,他也想抱这只有人脉妖修的大腿,现在想跟管理处搭上关系,实在太难了。

    “不是,我等下还要参加第二阶段的比试。”符离指了指大屏幕,“半个小时后,就要开始了。”

    绿毛妖:……

    原来这是个有实力的关系户!

    “大哥,我请你喝饮料!”绿毛妖态度更加热情了,一溜小跑朝外面跑去。

    短短半天里,符离在绿毛妖口中的称谓,从兄弟变成了大哥,可谓是进步神速。

    第二阶段的比赛是各方混战,只有五十个晋级名额。

    或许是符离刚才一巴掌扇飞朱鹮的事迹太过深入妖心,混战开始后,几乎没有妖来主动挑战符离,直到比赛结束,他都没怎么换过站姿。

    “第二阶段比赛结束,第三阶段比赛在一小时后进行。”朝云出现在对阵台上。

    听到朝云这句话,有几个已经拿到三阶段比赛名额的妖修抱怨道:“一个小时根本不够我们恢复体力,等下怎么比?”

    “你要抓捕的邪妖可不会给你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朝云冷笑一声,“想进管理处,就要做好随时都有可能跟邪魔拼命的心理准备,你们若是连这种比试强度都撑不下去,还是趁早退出比赛好,免得在面对邪魔时,不明不白就丢了性命。”

    获得名额的五十名修真者听到朝云这番言论,不敢再有怨言,恭敬的对朝云行了一礼,退出对阵台。

    朝云微微偏头,目光落到走在最后面的妖修身上,第二阶段比赛一开始,她的注意力一直在台上,然后她就发现这个妖修几乎从头到尾都没怎么动过手,其他修真者似乎都不太敢招惹他。

    闪身回到裁判台,朝云翻找出这个考生的报考资料,在上面扫了几眼。

    “符离?”

    这个名字,取得真不错。

    “朝云。”楚余凑了过来,“这届考生里面,有什么出色的吗?”

    朝云忙着看资料,没心思回答楚余的问题,正准备敷衍两句,见他后面还站着庄卿,神情严肃了几分:“今年有几个不错的人选,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叫符离的考生,刚才在对阵台上,几乎没有妖修敢挑他做对手。”她起身抽出符离的资料,递到庄卿面前。

    “我怀疑他修为至少在三千年以上,因为我、宁轩还有其他同事都看不出他的本体。”

    庄卿接过考生自填的报名表,看着上面那歪歪扭扭的字,把表还给朝云:“嗯。”

    嗯是什么意思?

    朝云又仔细扫视了一遍报名表,看到表格角落里标好的考生号。

    1356?

    这不是楚余的那个恩人吗?

    朝云抬头有些怀疑的看楚余:“楚余,你该不会利用职权,给这个考生开后门了吧?”

    “你侮辱我,都不能侮辱我的恩人,他是那种需要走后门的人吗?”楚余怒了。

    “谁知道……”

    “不会。”庄卿打断朝云的话,“他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