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小祖宗们养成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妄妖字数:3289更新时间:21/08/06 23:03:09
    天突然下起大雨来,雨水落在车的挡风玻璃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符离察觉到车里还有一个妖,于是笑着道:“不好意思,我看空车指示牌亮着,以为车上没人。”

    “没关系。”画皮鬼声音带着冷意,“买一送一,不亏。”

    楚余捂脸,觉得这个新上来的妖族是个傻子,就算真有白骨精晚上开出租,哪有露出本相的?城市里四处都是监控头,明天各大平台就要出现“震惊,骷髅竟然开出租赚钱”这些标题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打出租车。”符离看着车窗外被雨幕笼罩的路灯,“挺有意思的。”

    雨越下越大,出租车在闯过一个红灯时,符离皱眉道:“有句话说得好,叫宁等三分,不抢一秒,闯红灯是很危险的行为。”

    “没关系,我等下会做更危险的事情。”画皮鬼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傻的妖怪,嗤笑道,“开快点,才能早点送你回家。”

    “可是我连地址都没告诉你,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哪?”

    傻瓜,因为他要宰了你啊!楚余在心中无声呐喊,可是在符离上车那一刻,不知道画皮鬼用了什么邪门术法,他现在没法张开嘴说话。

    车像一支飞驰的箭,很快开出市区,停在废弃的建筑工地上。画皮鬼没有开车门,他转头看了眼楚余,五爪锐化为刀,闪着森森寒光。

    “兄弟。”

    一只莹白如玉的手轻轻拽住了他的手骨:“我看后座这位乘客,功德加身,又有灵性,是走正道路子的妖修,动手是不是过分了些?”

    “因为老子走的是邪修路子,”画皮鬼冷笑,“你别急,等我吃了这条鱼的内丹,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我们妖界有规矩,不食已开灵智的生物,为恶者除外。”符离没想到他人生第一次尝试着搭出租车,就遇到这种杀妖现场。他不过是一觉睡醒,看了《新闻联播》才发现世界已经日新月异,就想出来体验一下人类的生活,怎么老遇到这种杀人杀妖的事情?

    难怪以前那些名士诗人都爱归隐田园,原来是因为人间界的破事实在太多了。

    “滚开!”画皮鬼懒得跟符离废话,反手就想取楚余性命,指尖暴涨,眨眼般的速度,便到了楚余胸口。

    咔擦。

    就在楚余自己死定了时,他胸前的指节尽数折断,化为一节节指骨掉车里。

    “找死!”画皮鬼大怒,断掉的手臂重新长了回来,他顾不上楚余,飞身撞出挡风玻璃,返身向符离袭来。

    在符离眼里,这白骨精动作慢如蜗牛,法力更是低微至极,以前住在他洞府门口的麻雀精都比他出息。轻轻松松地捏住白骨精刺来的骨刀,飞身一掌,白骨精的骨架顿时四散开来,化作了一堆碎白骨。

    坐在后座的楚余捏着自己的脖子,眼睛大如铜铃。

    符离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看了眼身后挡风玻璃已经全部碎掉的出租车,只好拉开车后座,与楚余挤在了一块儿。

    眼见符离坐过来,楚余吓得抖了抖,屁股往旁边车门旁挪了挪。

    三清爷爷在上,他只是一条在千年道观中化形的阴阳鱼,虽有观气辨形之能,但也只有这点本事了,连转发他本体照片转运都做不到。

    雨越下越大,雨水从前座流到后座,很快就湿了座底。

    “你还有亲戚朋友吗?要不要我帮你发了千里传音,让他们来接你?”符离见这条鱼吓得不轻,十分热心的提出要帮忙。

    楚余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你中了禁言术?”符离这才发现楚余没法说话,这条鱼的修为究竟有多低,这种小术法也能对他奏效?

    解开楚余身上的禁言术,符离道:“行了,把你亲朋的住址与名字告诉我,我帮你传音。”

    “不、不用了。”楚余缩着脖子,小心翼翼地掏出手机,再偷偷瞄了一眼符离,见他没有反对自己的动作,才拨通了老大的电话号码。

    打完电话,楚余越看越觉得符离有些眼熟,仔细一想,这不是那个在医院门口捡饮料瓶的小妖吗?那时候他竟然还好意思同情人家日子过得不容易,现在想起来真有些脸红,他哪那么大的脸?

    伸出脑袋看了眼外面那堆几乎碎成渣的白骨,楚余对符离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这只画皮鬼手段十分阴狠,并且诡计多端,若不是前辈,今日晚辈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画皮鬼?”符离诧异,“原来只是个鬼修,我还以为是白骨精。”

    楚余干笑:“一般的画皮鬼,只能借人类皮囊才行走于世,这只画皮鬼修为高深,已经淬炼出骨架,即便没有人类血肉皮囊支撑,也能行走于世。”

    “就靠那一拍就碎的烂骨头,还敢在世间行走?”符离开始怀疑自己,或许对“修为高深”这个词语有什么误解。

    “前辈修为如此高深,为何……”楚余想问,为什么过得如此落魄,不过他害怕惹怒对方,然后一掌啪叽拍他身上,所以说的十分委婉,“为何生活如此低调?”

    再次听到“修为高深”四个字,符离没有丝毫被恭维的感觉,他很随意的回答:“从出生开始,我一直生活在小山里面,偶尔听山里其他妖怪提起过外面那些妖王的故事,不过因为修为普通,一直没有出过山。平日除了修炼就是睡觉,多年前出了点事,洞府没了,我不敢去抢其他大妖的地盘,就找了个深山老林睡觉。”

    “您睡到什么时候才醒的?”楚余觉得这个妖怪活得真够枯燥了。

    “三年前。”符离对这个新社会还有些不适应,“我偷偷在人类家里看过《新闻联播》,知道外面社会已经不一样了。”

    楚余:……

    看了《新闻联播》就敢出来混社会,这胆子大得让一般妖修都羞愧了。

    “您活了这么多年,手头总该有些好东西,可以卖了换些钱。”楚余想,这样也不用捡塑料瓶卖了。

    “不行,这样怎么能有白手起家的成就感。”符离摇头,“更何况我那些东西也不值钱。”

    楚余:……

    一个妖怪还讲究什么白手起家,这是有毛病吧?

    半个小时后,车里的水已经漫过了脚背,符离蜷腿坐在位置上,有些怀疑道:“你的朋友真要来接你?”

    早知道这么久都不来,他就不坐在这里傻等了,不就是起了贪便宜的小心思,想搭顺风车嘛,怎么就这么难?

    楚余往窗外看了看:“应该会来吧?”

    正说着,就有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走到车头前,透过碎掉的挡风玻璃看着他们俩。

    “老大!”楚余看到庄卿出现,腰直了,脖子也不缩了,也不怕外面的雨水淋湿他的衣服,拉开车门就跑了下去,“老大,真不好意思,大半夜的还把你叫出来。”

    庄卿看了他一眼,往后退了一步,担心他身上的雨水溅到自己身上:“车油费一百五。”

    楚余:“好……”

    庄卿看着车里的符离,问楚余:“他救的你?”

    楚余羞愧的点头。

    “我觉得他更适合做我的助手。”

    “那我呢?”楚余问。

    “你可以去捡饮料瓶。”庄卿大步走到车门边,隔着车窗对符离道,“符先生,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符离把车门打开一条缝,对庄卿道:“劳驾,把伞移过来一点。”

    庄卿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把伞微微移了一下。

    符离趁机钻出车门,躲进了庄卿的伞底,身上的雨水沾了几滴在庄卿袖子上。庄卿低头看着自己名牌衬衫上的几滴雨,表情万分冷漠。

    楚余扭开头,装作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走吧。”庄卿声音冷得几乎要掉出冰碴子。

    三人走了几步,庄卿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眼废弃的出租车与那堆碎骨,抬头看了眼天空,忽然闪电亮起,两道落地雷劈下,出租车与碎骨灰飞烟灭,旁边的花花草草却没有受丝毫影响。

    符离赞叹道:“庄先生好修为。”

    “不及符先生返璞归真。”

    符离手臂不小心撞过来,庄卿袖子上又多了一道水印。他眉梢微微一动,“符先生有没有把衣服送过干洗店?”

    “没有,我衣服很便宜。”符离扯了扯身上的衬衫,“这件只要三十块,不用干洗。”

    “我这件衬衫干洗费会员价六十八。”庄卿面无表情开口。

    “啊?”符离眨了眨大眼睛,半晌后顿悟,“庄先生,你可真有钱。”

    庄卿没有理他,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符离跟着蹭进车后座。他抬头,在车顶上看到了几枚切割完美的钻石,在路灯的灯光折射下,发出迷人的光芒。

    符离伸出手指头,想摸一下,就一小下。

    不过手还没伸出去,他就看到庄卿正扭头看着自己,神情严肃。。

    有钱人的癖好真奇怪,居然能想出在车里镶钻石的方法炫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