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允许你去的(2)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心莹雨梦字数:2107更新时间:21/08/06 23:01:00
    在酒店上了几天班,符离没有见到那个当酒店老板的修真界后辈,不过倒是得了不少小费。这个酒店十分高档,很多服务员或是保安有帮客人拿行李箱的服务。符离力气大,给客人的行李箱保护得很好,所以得了不少的小费。

    很多旅客走的时候,还特意在意见簿上夸奖符离一番,所以他刚来酒店上班半个月,开职工大会的时候,就受到了大堂经理的点名奖励。

    会议结束以后,符离隐隐约约听到“小白脸”“陪1睡”这样的字眼,等他转过去时,这些人又都不开口了。保全部经理过来拍拍他的肩,笑着道,“小符,小何老婆生孩子,今晚你帮他顶个班。”

    事关种族繁衍是大事,符离想也不想便答应下来。

    经理笑得更加开心,新人踏实肯干,又听话,做上级领导的,自然满意万分。

    像缘月这种高级别酒店,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旅客办理入住,酒店提供餐饮休闲娱乐住宿,所以在这里上班的员工也是三班倒,确保顾客随时随地享受最高质量的服务。

    傍晚过后,天色就变得有些阴沉起来,符离看了看天空,对急着赶回家的清洁工阿姨道:“天气有些不好,路上不要耽搁,早些回家吧。”

    “哎,好呢。”清洁工阿姨从兜里拿出一个喜糖盒子,这是今天有人在酒店里结婚,剩下的喜糖客人不要,就让他们这些员工分了,“小符,吃点喜糖蹭蹭喜气,早点找个合心意的女朋友。”

    “谢谢。”符离没有拒绝,接过喜糖盒子塞进裤包里。他在前台借了把伞,递给清洁工阿姨,“路上带着用。”

    清洁工阿姨不打算带,不过见符离坚持,觉得自己不好浪费年轻人一片心意,便带上了。

    清洁工阿姨走到半路,见附近超市蔬菜水果打折,于是进去买了点。刚走出超市,外面忽然狂风大作,雨跟冰雹噼里啪啦一阵乱砸。

    这里离她的家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她撑开符离借给她的伞,遮住那吓人的冰雹,朝家的方向一路小跑。

    急着回家的她,却没发现巨大的冰雹落到她伞上时,都化作了雨水,风这么大,也没吹翻这把质量看起来并不太好的伞。

    雨越下越大,整座城市都陷入了暴雨之中。缘月酒店地势比较高,暂时还没有雨水倒灌进来,只是外面又是狂风惊雷又是大雨冰雹,黑压压的一片,瞧着有些吓人。

    前台几个小姑娘挤在一块儿,招呼站在门口的符离过来躲躲雨。她们都知道符离文凭不高,是从乡下来的,但由于符离长得好看,又有礼貌,所以并不影响她们对符离有好感。

    “你说这是不是有大能在渡劫?”一个前台姑娘开玩笑道,“这天气太奇怪了。”

    “也许是在走蛟。”符离睁大眼睛看着外面的动静,一本正经。

    “什么是走蛟?”前台姑娘们都很年轻,好奇心也还都比较重。

    “就是蛟若想要化龙,就会引来雷雨,然后他会在路边寻找一个有缘人讨封,问他水里有龙还是有蛇,”符离见几个小姑娘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于是继续讲下去,“若是有缘人说是蛇,那他就化龙失败,若有缘人说是龙,他便可以腾云为龙。”

    “那有缘人呢?”前台姑娘们更加感兴趣,“蛟讨封成功化为龙,会报恩吗?”

    “善蛟化龙自会报恩,若是恶蛟……”符离突然停了下来。

    “会怎样?”前台姑娘追问。

    “会吃掉有缘人,了结因果。”

    旋转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黑衣黑裤浑身湿透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他目光在符离等人身上扫视了一遍,开口道:“这雨可真大,我订个房间。”

    前台姑娘接过他递来的身份证,开始办理住房手续,黑衣男人看着符离,调侃道:“今天雨这么大,该不会是有龙飞天吧?”

    “没有龙。”符离神情平静地看着这个男人,顺便瞥了眼外面不停闪烁的雷电,“科学社会,神话都是骗人的。”

    原本还笑容开朗的黑衣男人,脸色瞬间便沉了下来,他夺过前台姑娘手里的身份证,黑沉沉的眼睛死死瞪住符离,转身便走。

    前台姑娘被这个变故弄得莫名其妙,不是要住酒店吗,外面这么大的雨,怎么还往外跑?

    “也许他忘记带钱包了。”符离起身在角落里拿了个拖把,把刚才客人脚上留下的水迹拖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

    暴雨下了整整一夜,符离早上下班的时候,雨还没有停。他住的出租屋很远,从公交车下来,还要步行二三十分钟。

    下着暴雨的晨间狭窄小巷,几乎无人路过,符离看到站在巷子里的黑衣男人,一点都不意外。

    黑衣男人面色十分焦急,他盯着符离又说了一遍:“雨这么大,一定是有龙飞天。”

    “没有。”符离是个十分有原则的妖,说没有就是没有。

    狂风顿起,在巷子里发出可怕的呼啸声。

    黑衣男人双眸变红,脸上也露出了可怕的黑色纹路:“我要吃了你。”

    他修行千年,早年为了化蛟,吃下无数童男童女,整日在和尚道士的追捕下东躲西藏,没想到一朝竟毁在了这个人类身上。一朝化龙不成,他就还需要修行几百年,谁知道这几百年内,他会不会命丧在人修手上。

    看着化作黑蛟的妖物朝自己袭来,符离把伞拦在自己面前。

    他最不喜欢这种没毛的动物,全身滑溜溜冷冰冰,多看上几眼,身上都会长鸡皮疙瘩。

    妖类化形作乱,引得整个城市的妖物内心惶惶,修真管理部忙了整整一夜,连气都没来得及喘两口,就发现城西雷电闪烁,已经超越了自然现象范畴。

    “糟糕,妖物走蛟失败,愤怨难平,要做恶了。”徐媛掐指一算,拉开窗户就从四楼上跳了下去。

    巷子中,符离撑着伞,身上没有沾上半滴雨水,黑蛟再次化为人形,额头上有块淤青,两人相隔着几米远的距离,谁也没有动。

    “原来你也是妖,既然同为妖辈,你为何不助我一臂之力。”黑蛟眼中满是愤恨。

    “我为什么要帮你?”符离莫名,走蛟化龙,本就是天道机缘,这头食过人肉的恶蛟以他为有缘人,没有讨到封,就是天道不愿意帮他,“你以人肉以及其他小妖为食,无缘为龙。”

    “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黑蛟不甘,“便是我不吃那些人,他们也早就作古了。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我吃了他们,也是他们活该。”

    朝国成立以后,他便再也没有吃过人,早年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凭什么还要来追究。

    “天道公正,并不会因为时间久远,就把你以前干的事情抹去。”符离抬头看了眼天上不断翻滚的黑云,“你走吧,你成不了龙。”

    再不走,他最喜欢的那家包子铺,包子就要卖光了。

    “你这无知小妖,不要胡说八道。”黑蛟再也忍不住怒气与野性,“我要吃了你。”

    符离叹口气:“你们这些城里妖真是莫名其妙,以前一言不合要杀妖,现在几句话谈不拢,还要吃妖,是想欺负我们乡下妖没见识?”

    符离自认脾气很好,也很讲道理,但却不喜欢别人无缘无故欺负他。

    乡下妖也是有底线,有面子的。

    徐媛的车技很好,但是再好的车技,也无法跟帝都拥挤的车流抗衡。眼见城西风云变幻,她心急如焚,恨不得拿出飞剑踩在脚下,直接飞过去。

    “急也没用,”张柯劝道,“徐姐,帝都是国运昌盛之地,又有金龙坐镇,那恶蛟应该没太大的胆量出来作乱。”

    “我怕的是他讨封失败,会杀有缘人泄愤。”徐媛回头看了眼后座没有说话的庄卿,“老大,现在怎么办?”

    庄卿抬头看城西的天空,那里妖气沸腾,乌云翻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降下惊雷。他拿出手机,给负责城西治安管理的派出所打电话。

    “小彭。”所长走出来,对还在喝豆浆吃包子的彭航道,“你现在马上带着组员去各个巷子搜索,有群众举报,那里疑有杀人犯出没。”

    “杀人犯?”彭航把剩下半个包子塞进嘴里,用手背抹了抹嘴,“所长,你跟我开玩笑吧?”

    现在的群众还能凭借肉眼分辨出哪个路人是杀人犯了?重要的是,他们所里最近没有接到什么大案吧?

    “废那么多话干什么,赶紧去看看。”所长不好说这是国安那边打过来的电话,只好让群众背一下锅。反正群众这么多,谁知道是哪个群众。

    彭航带着同事们跑了好几个地方,也没找到所谓的杀人犯。半路上倒是遇到神情严肃的两男一女朝某个巷子冲过去,他想了想,也跟同事跟了过去。

    巷子里,一个年轻人撑着伞站着,他的脚边躺着条碗口粗的黑蛇,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受了伤,泡在雨水里一动不动。

    见到他们出现,年轻人指着蛇道:“这里有条受伤的蟒蛇,是不是要送到动物园去?”

    彭航扶着墙壁,这他妈不是那个用假药骗人的臭小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