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为何这么讨厌她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我是止水字数:1513更新时间:21/08/04 17:53:26
    凌天轻微点头,然后从九灵珠内拿出一大箱钱,从中数了一百万递到了平浩粗糙的手掌上。

    平浩双手捧着数十叠钞票,整个人都感觉是轻飘飘的存在,毕竟他从未拿过这么多钱,一时间犹如身处梦境,万般迷离。

    一旁正专注于打扫的自愿者也被平浩双手中堆积的钞票吸引,那双目之中暴露出迥迥的羡慕之色,然而他们只望而不敢想,因为根深蒂固的阶级刻骨铭心,但是那内心的殷切之情却仿佛烈火灼烧般炽热无比。

    凌天付费后便将整块开阳石全部收入了九灵珠内,然后看着平浩一副喜逐颜开的欣悦之情,轻言淡语道:“那我就先去忙了,你也回去吧。”

    平浩望着手里堆积的钞票,怔笑了好一会儿才回神应答道:“好,小哥慢走,注意安全。”

    阳光倾洒直下,如同流水般淌在了凌天的侧脸上,完美绝伦的脸廊和鬼斧神工的面孔骤然熠熠生辉,透红的长发似霞瑰艳,一起一伏宛若腾腾起燃的火苗。

    他付之轻笑,惊鸿破尘,穿晓蔽日,令平浩深陷其中。

    此后凌天在树林里换装完毕后便向悬月酒店进发。

    街道上人流潮涌,车水马龙,摩肩接踵,尤为拥挤。

    “来,勇士,买把武器吧!”

    “呀,稀客稀客!”

    “卖包子嘞!~”

    ……

    走在地铺石泥的大街小巷,街旁左右摆满了各种地摊,洪亮的叫卖声与街道上纷杂的说话声交织在一起,显得尤为热闹。

    接近悬月酒店时,街道也逐渐变得宽敞起来,两旁的地摊更是少之又少,四周过往的人流鱼龙混杂,个个是身穿坚甲,手持武器的悬赏者。

    凌天双眸之中呈现出一抹深沉之色,看来这地方是大多数悬赏者的出没之地,而刚才的大街是普通人居多的街区。

    以往他没怎么留意,现在稍稍观察了一番,才发现这其中的不同之处。

    这个国都确实存在着严重的阶级分层,具体表现在地区的位置分布和人的行为处事上。

    正想间,他便来到了悬月酒店前。不少全副武装的悬赏者在酒店门口出入来往,凌天也迈步走入了酒店内。

    刚将脚步踏入酒店之时,一个令他头疼的身影便霎时映入了眼眶。

    那人身穿一身金色长衣,胸前披着银亮坚甲,腰配一把长剑,头扎马尾,淡金色的长发柔顺光亮,靓丽的面容端庄玉洁。

    此女正是夜晰,昨日对凌天唠叨不停、纠缠不休,还渴望被骂的烦人女子。

    趁她没发现自己,凌天悄悄溜走,来到了酒店门外,他可经受不住这自讨无趣的烦人之女,反正他今天也不打算去做什么任务。

    难得的休息日,就安安稳稳的放松一天,也是极为舒畅的,而且这还贯彻了劳逸结合的准则,岂不美哉?!

    他双手揣入裤袋,悠闲的走在大街上,四处张望着街道两旁的各种店牌。

    那什么澡堂、按摩店、美甲店、美颜店、武器店、药店、饭店……全都应有尽有,完全具备,仿佛什么都不缺的样子。

    在经过一个漆黑小巷时,一个戛然而至的尖叫声忽然奔入了凌天的耳朵。

    凌天和过往的几个悬赏者都顿住了脚步,几个冒险者片刻后又摆出一副淡然无奇的神色,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般正常迈步,不暇不顾。

    这倒让凌天满面生疑了,这些人为何故作无事,袖手旁观?他深邃的紫瞳微凝,黑色的长衣高拂而起,传出了阵阵飘响之音。

    在这漆黑的小巷内,几个面挂凶恶、眼冒暴色的持刀之人围着一个长相秀丽、脸窄精致、身材火爆、粉发及腰的女子。

    这名女子可谓不同寻常,因为在他头顶之上有着两根柔长毛绒的粉红兔耳,短裙下还延伸出一条长长的红色尾巴,是一名典型的亚族之人。

    其中一个脸留刀疤,身穿马挂,胸披硬甲的男人将冷森白亮的长刀抵在了兔女的玉脖上,另一只手紧紧的捂在兔女的嘴上。

    他眼冒寒光,胁迫出声道:“你若是再敢出声,我直接割破你的喉咙!你这个卑贱的亚人!”

    小巷内光线暗淡,顶部的细长光线铺照在刀疤男的凶脸上,显得格外的狰狞恐怖。

    兔女澄清的金瞳中流露出惊恐之色,然后她微微点头,示意不再出声。

    刀疤男见兔女乖顺点头,尤其是那惊慌失魄的神情,让他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随后他便将刀和手齐齐放下。

    “刀哥,我们拿这个亚人怎么办?看她长得性感标致,闭花羞月,我们不如……”一个黄毛男子双手不停的来回搓动,满脸的欲望直露而出。

    兔女闻言玉手环胸,紧紧的靠在冰凉的石墙上,全身瑟瑟发抖,两只毛茸茸的兔耳也萎靡不振的低垂而下。

    另外四人闻言都纷纷嘴露阴笑,一副饥渴难耐、蠢蠢欲动的凶煞之态。

    刀疤男粗眉一皱,转身在黄毛男子的头上拍了一掌,斥责出声道:“我呸!你小子是没见过女人吗?天下女人这么多,你偏要对一个人模兽样的亚人报以此心,难道你对你家兔子也有男女感情吗?!”

    黄毛男子摸着被击的部位,畏头缩脸,怯怯应答道:“是是,刀哥说得对!”

    “不过这亚人也确实长得漂亮,我们就把她卖给那些有钱人家,让她做一个奴隶,这样我们也可以捞到不少钱财,只是要让她干干净净的去,这样才能卖个好价钱!”刀疤男另有所图,将大刀扛在肩上,满脸豪横道。

    黄毛男子和其他几人连忙谗言令色道:“刀哥英明!”

    兔女闻言心慌恳求,娇音颤抖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还有一个妹妹和弟弟要照顾,他们不能没有我,求求你们给我一条活路!”

    刀疤男咧嘴一笑,抬头睥睨道:“我管你有几个弟弟妹妹,看你相貌和声音都这么出色,我好心给你找个归宿,你可不要不知好歹!给我绑了,把她的嘴也封上。”

    其他几人闻言从储存空间内掏出一根麻绳,纷纷朝兔女迈步而去,嘴角暴露着浓浓的狡黠之色。

    “不要!……”兔女摇头晃脑,秀脸惊悚,大吼出声道。

    “光天化日之下,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们的臭脸还有地方搁?!”

    一道清冷刺耳之音从几人的侧面传来,引得几人将目光强行偏转。

    一个身姿颀长,双瞳紫亮的男子托着大片阴影,走出了黑暗帷幕,屹立于几人眼前。

    凌天双手揣在裤袋,银若星河的长发蓬松柔亮,明丽的紫瞳冷瑟似冰,全身上下冷意灼人,风姿飒爽。

    ps:今日呈上一章,希望您能看得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