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抢夺马场(求订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仙鲜字数:2088更新时间:21/08/03 02:41:35
    苏三娘正跳跃在空中,警惕地朝画枭看去,却见画枭并未释放出任何飞行道具,只是浑身泛着红光,握着毛笔对着自己,在空中画了一个“口”字,空气刹那间仿佛变成了一张宣纸,出现了四道黑色墨迹。

    就在“口”字成型之际,只听见画枭喊了一声:“框!”方框便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墨迹变成红光一闪,瞬间又消失于无形。

    “哎呀呀,最后那一横有点歪啊,这书法还得练练。”随后,画枭手中的毛笔在一阵红光中变成了一张人皮,惹得画枭乐不可支道,“不过好在,画皮还是得手了啊,啊查查!”

    画枭反手一披,那人皮便套在了自己身上,又一阵红光闪过,只见穿上了画皮的画枭,俨然已变成了苏三娘模样!

    三尸齐声惊呼起来,朝两侧看去,只见两侧各有一个苏三娘,彭踞顿时惊慌失色道:“三娘,这……这是怎么回事?”

    苏三娘自然也惊得不轻,落地时喊道:“妖怪,这便是你的能力?”

    画枭不语,只是陶醉地深呼吸一口,自顾自地道了一句:“啊,真香!”

    苏三娘落地后,天降雄兵的炮弹又向她袭来,苏三娘来不及等画枭回答,又弯下膝盖,准备纵身跃起。

    只是这一次,苏三娘并未成功跃起,虽可照常发力,然而脚下却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顿时好不习惯,踉跄一步后,跌倒在地上。

    同时,两发炮弹这一次终于实打实地击中了苏三娘的胸部和腹部,苏三娘顿时口吐鲜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天降雄兵阵列后排的指挥官见对手终于被制服,兴奋地高呼道:“哈哈哈,终于打中那娘们了,继续继续……咦?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最后一排的炮兵,颜色变得黯淡,随后消失。

    回头一看,赵宏才也被三尸折磨得昏死了过去,身上的净化之力已气若游丝,而主人的状态直接影响了灵体的状态,天蓝色矩阵中,一个又一个小兵逐渐消失。

    只听见画枭大喊道:“你们继续射啊!射死了那娘们,三尸便会消失!”

    指挥官愣了一愣,随后又器宇轩昂地高呼道:“好,兄弟们,击中火力,给敌人最后一击!”

    昏迷不醒的苏三娘已无法躲避任何攻击,眼看主人危在旦夕,三尸哪里还敢逗留,只听彭踞大喊一声:“快去救三娘啊!”

    “三娘,我们来了!”电光火石之间,三尸化作三道金色灵体,随着矩阵中残余士兵射出的天蓝色子弹,一起向苏三娘飞了过去。

    几乎同一时间,三尸替苏三娘挡下了所有子弹,痛得哇哇大叫,而天降雄兵矩阵中最后一员——那个指挥官,随着赵宏才身上的蓝光,一同消失。

    三尸挨了几发子弹,并无大碍,三个小鬼拉着苏三娘的双手和头部,一眨眼便远离了战场。

    周围的世界顿时安静了下来,画枭耸耸肩,叹道:“拼了个两败俱伤啊!净化使者之间的战斗,真他娘的惨烈!好看,好看!啊查查……”说完,又陶醉地深吸一口气,叹道,“啊,女人的皮就是香啊……”

    享受完毕,画枭斜眼瞅了瞅昏迷的赵宏才,蹲下身子,拍拍他的脸道:“喂喂喂,赵宏才,你还要躺多久?醒了醒了!”

    赵宏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一看“苏三娘”正在拍自己的脸,顿时虚弱地骂道:“臭婆娘……”

    画枭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回骂道:“老子是画枭,披上了那婆娘的画皮而已。若是她本人,你还有命说话吗?”

    赵宏才这才艰难地站起身子,问道:“那婆娘呢?”

    画枭比比画画道:“三尸将她‘嗖’地救走了,我的脚力可追不上。”

    赵宏才怒道:“知道我身份的人,绝不能活在这世上!你这没用的东西!”

    画枭不屑道:“那是你们包衣卫自己的事情,谁叫你要报上大名又杀不掉人家?”随后,指着昏迷不醒的洪天贵福道:“好啦,还好我宰相肚里能撑船,懒得和你计较。我呢,得了那女人的画皮,你呢,得了洪福瑱,我们还是省点吵架的力气,各自拿着宝贝回去睡个好觉吧。”

    “睡个好觉?哼!”赵宏才指着画枭的鼻子正声道,“老子是包衣卫的人,执行军令,责无旁贷,可若要说起和你们这些臭妖怪合作,老子是真觉得恶心透顶!”

    “赵大人,别忘是谁替你们发现了洪福瑱的踪迹,刚才又是谁控制住了那婆娘啊?话说得这么难听,也不怕伤了你们主子和黑山大王的和气。”

    赵宏才无言以对,走到洪天贵福躺着的地方,艰难地将洪天贵福举起,扛在肩上,咬牙切齿道:“放心,你们帮我们捉住了长毛头子,我们也自会投桃报李,替你们寻找妖皇哥垛。现在,若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滚吧,别碍我眼睛。”

    说完,赵宏才向山下走去,走出不远,便脚步失稳,连同肩上的洪天贵福一起摔倒在地上,随后,又颤抖着爬起来,再次扛上洪天贵福,调整好姿势,继续前进。

    “赵大人,你没事吧?”画枭在身后嬉笑道。

    “不用你操心!”

    “那,保重了,赵大人,希望‘落霞计划’完成之后,我们还能做伙伴,啊查查……”说完,画枭朝着反方向走去,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树林中。

    ……

    黄昏时分,在远离杨家牌村的一个山洞中,三尸正寸步不离地守在苏三娘身旁,只见苏三娘全身缠着绷带,仍然昏迷不醒,彭蹻正端着一只装满水的破碗,战战兢兢地往苏三娘嘴里送去。

    尽管彭蹻已经小心翼翼,但在喂水的时候还是不慎将碗打翻,那碗落到地上,摔成了碎片,而碗中之水淋了苏三娘一身。

    彭踬见状骂道:“你这家伙,喂水都喂不好,真是蠢材一个!”

    彭蹻声泪俱下道:“看到三娘受到如此重伤,我这心,痛啊,呜呜呜……”

    彭踞安慰道:“好了,别哭了,三娘沦落至此,我们心里也都很难受,不过,只要我们还在,就说明三娘还活着,没事的……”

    正说着,那淋湿了苏三娘的水反倒起了作用,只见苏三娘咳嗽几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三娘,你终于醒了!”彭蹻惊呼道。

    “我这是在哪儿?”苏三娘虚弱地问。

    彭踞应道:“我们已经将那歹人弄昏,将你抬到了远离杨家牌村的地带,这里没有追兵,放心吧三娘。”

    苏三娘又问:“陛下呢?”

    “这……”彭踞看了看另外两个小鬼,不知如何开口。

    “没事,我知道了,陛下被他们抓走了,咳咳……”苏三娘咳嗽几声,轻声道,“不怪你们,那两人能力诡异,我们非他们对手也很正常。现在,我已知道了他们的能力,再战,一定能赢!”说完,苏三娘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三娘,就你现在这状态,还要去找他们吗?”彭踬痛心道。

    “对,那可是陛下,我太平天国的最后荣光啊!”说完,苏三娘向前迈出一步,却听见脚着地时,传出“咚”的一声闷响。

    彭蹻惊道:“三娘,你的脚……”

    苏三娘又试着走了几步,见脚底连续传出清脆响声,顿感纳闷,便俯身摸摸自己的脚,失声道:“我的脚,变成了木质!”

    彭踞道:“看来,这便是那画枭的能力,当时,你就是着了他的道,所以无法跃起,才中了炮弹啊!而且,同时那妖怪的手中也出现了一张三娘你的皮肤,他一披上,便变成了你的模样!”

    苏三娘喃喃道:“是画皮……看来,《聊斋志异》中会画画皮的妖怪,也是真实存在的!”

    “画皮?”彭踞惊呼道,“那,如此下去,你将会怎样?”

    苏三娘想了想道:“那叫画枭的妖怪说,他是黑山老妖的军师,这样的异能系妖怪我见多了,本身没什么战斗力,却可以帮妖王制造出很多喽啰,比如旱魃手下的伏魇,红夜叉手下的聂小倩……咳咳……不出所料,待我这木质化到达头部时,便是我成妖之日。所以,不管是为了陛下还是自己,我都必须去找到他们!”

    “三娘,你不要冲动!”彭踞劝阻道,“不是我们三兄弟怕死,可如今你身负重伤,绝非他们对手,想来,不管是你的妖化还是幼天王的处刑,尚需一段时日,我们何不先去与蒲子轩他们会合,让孙小树治好你的伤,再一起去复仇呢?”

    “我何尝不想如此,可如今他们都在小树身旁,陈淑卿的气息时有时无……”苏三娘叹口气道,“也罢,待我下次探到陈淑卿的妖气时,再作打算吧。”

    说完,苏三娘不再坚持出击,收回三尸,无奈地靠在山洞墙壁上闭目养神。

    西元一八六肆年十月二十五日,躲藏多日的太平天国创始人洪秀全之子洪天贵福于江西省石城县杨家牌村被清军抓获,标志着太平天国正式陨落于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