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独孤雪的店

类别:网游竞技 作者:咸鱼配饭字数:2270更新时间:21/08/06 17:22:37
    “混账东西,老夫只会一力承当,你如实回禀就行了。”

    刘季感觉自己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尤其是陛下还有一众同僚在一旁站着。

    自己这个侯爷不好使了?一点面子都不给?

    “您老息怒,实在是空口无凭,于法不合。”

    百将不敢松口,二十多条人命,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就算有心,也无力。

    刘季勃然大怒,刚想教训一下,这个混账东西,却听到陛下的声音。

    “不要难为他,难得他也是奉公办事。”

    嬴政开口道,显然对于这名百将的态度还算满意。

    若是大秦朝野皆是那种阿谀奉承之人,恐怕距离分崩离析也就不远了。

    “将你的令牌给他。”

    嬴政对着刘季道。

    “是。”

    刘季立刻应允,从腰间取下自己的身份令牌,递给了这名百将,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请您老海涵。”

    百将一脸赔笑之色,接过了令牌。

    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他认识刘季,自然知道沛侯刘季可是陛下身边的红人,而且位高权重。

    怎么会对别人俯首听命?

    举世茫茫,也许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能力。

    他实在不敢想了,敬畏的看了一眼嬴政,以及蒙毅,陆丰等人。

    对着众人作揖一拜,然后对着自己属下的士兵吼道:“全部让开。”

    “遵令。”

    上百名全副武装的甲士,立刻闪开,让出了道路。

    “去废了他的双腿,咱们也该离开了。”

    嬴政看了一眼仍旧昏迷不醒的罗空,轻声道。

    “喏。”

    蒙毅立刻领命,然后朝着依旧躺在地上的罗空走去。

    “不要啊!不要断我双腿,大爷,饶命啊!我年少无知,我狂妄自大,我浑蛋,我无耻……”

    罗空就在蒙毅即将走到身前的时候,突然翻身站了起来,然后对着嬴政跪了下去,苦苦哀求道。

    蒙毅楞了楞,看着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然后求助的把目光看向了嬴政。

    “废物。”

    嬴政摇了摇头,给出了一个评价。

    “算了,走吧!”

    “让这些官兵将他送往廷尉受审吧!”

    嬴政实在没兴趣跟一个纨绔子弟浪费功夫,转身上了马车。

    罗空也许是死里逃生,惊喜交加,感觉脑海一阵眩晕,直接昏死过去。

    刘季几人也是精神一震,恭候在一旁。

    几人也陆续上了马车,刘季在上马车的时候,对着那名百将道:“听到了没有?这个混账东西也送到廷尉府去!替老夫传个话,不关个十年八载的话,老夫就去拆了廷尉府大门。”

    “您老放心,小人一定传达。”

    百将点头哈腰,拍着胸口保证道。

    “如此最好。”

    刘季说完,也走了马车。

    “驾……”

    陆丰扬鞭驱马,很快就架着车朝着远方缓慢行驶而去。

    百将望着这驾普通的马车,心情澎湃不已,嚷嚷着大嗓门道:“您老走好啊!”

    说完,再次对着马车躬身作揖一拜,发自肺腑的尊敬。

    “头,那些什么人啊?”

    就在这时,百将手下的二名屯长走了过来,满脸疑惑道。

    百将看了看这二名情同手足的兄弟,低声道:“刚刚那位是圣上面前的红人沛侯。”

    “啊……”

    “不会吧?那看起来不着调的家伙,竟然是沛侯?”

    “天啊?我刚刚还用剑指着侯爷,完了,完了。”

    这两名屯长发出一声惊呼,然后哀嚎不已叫道。

    “行了,侯爷是什么身份?岂会跟你们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百将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

    “对了,大哥,刚刚看侯爷似乎对另外一名青年很敬重啊?”

    “何止,能够跟侯爷同一车架,想必都是一些非富即贵之人吧?只是不知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两人再次疑惑不已,感叹万千道。

    百将仰头望了望天空,意味深长道:“他们都是我们一生仰望的存在,帝国的大佬,是我们一生都要仰望的传奇。”

    听到百将的话,两名屯长也抬头望着天空,心生向往之心,亦有崇敬之意。

    世间之事,本就如此。

    有些人生来就不平凡,注定要睥睨天空。

    但是更多的人,终究只是芸芸众生之中的一粒尘埃,毫不起眼,更在这璀璨之世掀不起一朵浪花出来。

    百将吩咐手下将满地尸体处理干净以后,就把目光看向了刀疤脸与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罗空。

    “将此人拿下,与地上那位昏死的罗公子一同送往廷尉府。”

    百将指着刀疤脸与罗空,再次命令道。

    话音刚落,一队士兵,便直接将长戈抵在了刀疤脸的身前。

    刀疤脸惶恐不已的看了一眼刘季等人,心中明白公子这是闯祸了,闯了天大的祸事,惹了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押走。”

    百将挥了挥手,那队士兵就押着刀疤脸,抬起昏死过去的罗空,朝着廷尉府的方向走去。

    然后找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回报了情况以后,方才重新回到了军营之中。

    只是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对他而言,实在太过震撼,足以用余生去品味吹嘘了。

    自己竟然见到了陛下,还与陛下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真是苍天垂怜啊!

    百将想着想着,眼角不知不觉就湿润了。

    陛下是帝国上下,所有人尊敬爱戴的君王,更是大秦帝国的缔造者,无双圣君,寻常人终其一生,也难以一睹天颜……

    牧野城是北州诸多城池中的一座,有着十几万人口,大多数都是北方各游牧民族,秦人只有几万人。

    这些年来朝廷颁布诸多诏令,不断改善北方诸部族祖辈单一放牧为生的主业。

    诸多牧场大多都已被朝廷所收购,而那些草原牧民则是依靠帮助朝廷畜牧,每个月获得固定的工钱。

    虽然大批秦人迁移北部,开荒种地,不少牧民也开始有模有样学着耕田种地。

    由于背靠北海〔贝尔加湖〕,不少人做起了渔夫,专职捕捞,以此谋生。

    春季万物复苏,大雪冰封的世界逐渐被融化,被冰冻住的北海逐渐解冻。

    许多牧野城的渔夫猎户们开始行动,祈祷神灵保佑,出海捕捞能够获得大丰收。